作者:灰狼。

社会群体大头哥唯金钱、人脉、资源试图,自我保护意识极强,在他帮勺子找来家人的时候说了一句这个事是我帮你的忙,你认不认?就足以体现出来他对于人情的淡漠,帮任何人是在为自己积攒关系,并且像账本一样,都是要还的,这也成为这种人生存的资本。

拉条子的小羊构成了傻子的第一个参照物,片中的小羊被拉条子夫妇呵护备至,在炉边烤火和踱步,作为人的傻子却要被赶到室外、睡进羊圈。

个傻子能有什么用呢?电影里拉条子的老婆金枝子便已经无意回答了:电视上演的,那些人坏的很,专门把像傻子那种人弄到黑煤窑去,给他们挖煤,不给吃,不给穿,更不说给钱了。

有一个镜头小影印象特别深刻,金世佳扮演的勺子开心的帮拉条子干活,傻子虽然傻,尚懂得知恩图报,与那些贪心不足的骗子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哥嫂拿着4000元扬长而去。

甚至于王学兵的角色因封杀而不得露出正脸这种偶然限制,居然也意外形成一种风格化效果——大头哥作为一个能人的神秘感。

谁把别人当傻子谁就是最大的傻子。

他真的迷糊了,越发的弄不懂了,将钱塞进衣兜,戴上之前那个真正的傻子常戴的遮阳板,逆行在喧闹的人群里,被一群孩子大喊着勺子。

故事很好,说故事的也极棒:拉条子(陈建斌),金枝子(蒋勤勤)为了给进监狱的儿子办减刑被大头哥(王学兵?)骗了5万块钱,去镇上找大头哥未遂。

拉条子感觉自己真的成了一个勺子,顿时舒服多了。

昨晚看了电影回来,找出父亲写的书,再次看了一遍。

大头哥说,你想知道,把自己变成一个傻子就好了。

他始终没想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要抢一个傻子。

影片在角色的转换上也非常有意思,拉条子因为被金枝子拒之门外,终于睡进了羊圈,而此时在他的梦中,他被他自己捅死,嘴里咩咩的叫着,别人开始不能懂他了,没人能读懂羊叫的含义,即使他是在求救也无济于事。

简单地讲陈建斌是个对艺术有追求的人,当然你问哪个明星他们都不会说对艺术没追求,但从行为上你能够判断哪些演员更加爱惜羽毛。

紧接着又有自称傻子的家人陆续涌现,说拉条子把傻子卖了。

当拉条子戴上勺子破旧的帽子时,锯齿般的红色帽子把现实和所看到的明显隔开,一个个曾经投向勺子的雪球投掷过来时,那种荒诞四处荡开。

电影里还常常出现的一个讨论就是为什么善没有善报,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等等这些论调,这恰恰就是我们当下的社会,我们这个社会就是很多人信封这些信条,不愿去做个善人,老太太不感扶,看见出事只会拍照围观。

影片中的动作基本上是戏剧式的,人物之间倾向于建构一种强烈的冲突,陈建斌、蒋勤勤都以农村化的强造型亮相,而扮演暴发户大头哥的王学兵,被处理为瘦骨嶙峋的秃顶的颠覆性形象——这都是戏剧化的造型方式。

几个清晰明了以致稍微有些刻意的简单象征符号,在整部影片中不断被重提、强化,以及影片前后整齐的对仗效果,将整部影片规矩干净地束结在一起。

我承认,我是个邪恶的存在主义者,我始终坚信他人即地狱。

公众号【木易的岛】(muyidd2015)持续更新中,欢迎交流。

让我们扒一扒这部影片怎么样。

整个电影拍摄影像质朴有力、画面色彩鲜明大胆,背景构图广大美好,两位主角着西北人服装造型,很真实呈现出当地风土民情,在服装造型、美术设计上下了十足功夫。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