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实在是腹黑而又温柔的一刀——一方面它暗示每个人都像勺子一样傻傻活不明白,另一方面它又寓意每个人心中或多或少都保有着像勺子一样的纯真和善良。

紧接着又有自称傻子的家人陆续出现,说拉条子把傻子卖了。

如果傻子是一根绳子,可以拉套。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很喜欢这部电影的前半段,后半段感觉因为戏剧性的东西上来,很多细腻的部分没有了。

个人认为,第一个应该是勺子的亲哥,勺子见到他立马就笑了,而对别人没有任何反应,导演聪明的让大头哥带勺子亲哥来,让观众一开始就以为勺子已经被人骗走了,这样的心理暗示十分高明,因为大头哥在影片前半部分一直是一个坏人的形象,直到最后展现出了普通人的一面被逼疯的一面,打了拉条子一顿,将五万块钱还给了拉条子,试想一下,如果大头哥是真的与人合伙卖了勺子的话,最后又怎么会将这么大数目的钱还给拉条子呢?直接杀了不是更干净。

据说陈建斌从电影学院毕业之后,并没有学别人那样当北漂,而是服从分配回到了新疆老家的话剧团。

在影片中,金世佳献出了很多第一次,第一次拍电影,第一次摒弃颜值演傻子,还第一次上演了全裸戏,甚至还重口味的与羊同床,他表示从没有去过西北的我,第一次进羊圈不停地被羊踩脚,忍不住一直对小羊说‘麻烦让一让’,之后有段时间基本上是和那群小羊同吃同住,真的是人生难得的经历。

从甘肃农村到耶路撒冷:高度符号化中的伪地域性《一个勺子》作为陈建斌的处女作,定然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

也就是说当作者既可以站在高墙一边,又可以站到鸡蛋一边的时候,选择鸡蛋才是可贵的。

一个人因为善良被迫捡了一个傻子,又因为傻被人骗丢了这个傻子,他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也是一个傻子。

比如那个开放式的结尾,红色的镜头让人想起姜文的《鬼子来了》。

《一个勺子》为了追求真实感,以长镜头为主,而长镜头通常为了囊括更多的信息,往往会以牺牲细节为代价,所以影片中很少出现人物特写镜头,但以下这个镜头是个例外。

之所以把它拿掉,是因为电影才105分钟,这一场戏就4分多钟,作为一部类型片是可以的,但作为商业片,拿掉之后也不会影响剧情。

回顾陈建斌的演艺生涯,你就能明白他青睐这部小说的原因,他也试图对自己身上与社会格格不入的部分寻找答案。

最后,拉条子这勺子的帽子是扣在了摄影机上的,也就是戴在了看这部影片的诸位的头上,你们是不是勺子呢?你们知道了自己是勺子之后,是戴着帽子呢,还是摘掉帽子呢?其实影片妙就秒在,如果你戴着帽子,你看到的剧情就是一个勺子在机缘巧合之下又拿到了5万元,然后回家跟老婆继续过勺子一样的日子;如果你摘掉戴在你头上的这帽子,你所看到的,就应该是我上面所说的剧情了。

这一步是转折性的,他在困惑中,从行动上屠戮了善良的自我。

电影讲了农民拉条子(陈建斌饰)在镇上遇到一个讨饭的傻子(金世佳饰),傻子跟着他回了家。

可能小说作者胡学文的评价更为准确:我写的人物多是卑微的,没有社会地位。

此后拉条子想尽办法把勺子甩掉,结果勺子每次都能找到自己家。

所幸,这是一部不以赚钱为唯一目的的文艺片,一半的上座率相对于这样一部黑色嘲讽电影来说,可以称之为胜利了!这部电影要感谢一个人昨天晚上小影新加了一个电影群(就是一帮喜欢吐槽电影的人扯闲篇的地方),我进去的时候,他们正巧在聊《一个勺子》,有个同好说:《一个勺子》的投资人要感谢王学兵。

拉条子逢人就问傻子的价值,最后如同勺子死赖拉条子一样,拉条子死死盯上了大头哥,想从他嘴中撬出困惑自己的问题答案。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其实原本的剧本中,第一个场景并不是这样的乡村大舞台,而是要拍摄另外一个环境,但是由于当时西北五省发生了口蹄疫,原本想要拍摄的场景关闭了,于是就不得不改,但改成了乡村大舞台,贴地气的乡土味立刻流露了出来。

拉条子就是一个被侮辱与被损害的角色。

众主创在片中台词全部以搞笑幽默的西北方言为主,台词经典、语调搞笑,点映时就曾引得观众爆笑连连。

这种幽默首先源于整个事件的荒诞感,一个救助勺子的好心人在经过一系列事件之后,居然把自己整成了个大勺子;其次源于人物的个性,他们要么善良得有点傻,要么傻得有点可爱,甚至连精明的人也难免有嚯,这家伙好坏,但是又好奇怪啊,哈哈哈的感觉;最后便是整个影片的对白,看似都是很平实甚至有些粗俗的话语,在一来一往的执着与逃避中,竟流露出扎实的荒诞的趣味来。

那场戏我觉得非常好,但是否对整部电影有帮助呢?这个得仔细斟酌,有时候拿掉反而会更好。

**电影中拉条子儿子获得了减刑,最后也拿到了5万元(我们且不管这5万元是不是他托人办事的钱),似乎还有些希望,冲淡了一些沉重的色调,但在小说中,宋河的儿子没有获得减刑,最后也只从吴多多(即电影中的大头哥)手里拿到1万元,故事的最后还被村长盯上,说宋河独吞了卖傻子的钱……宋河被逼到无路可走,只奔跑在茫茫的白雪里,一个人命运永远不属于自己,不禁让人唏嘘……**看完电影和小说,还能继续享受城市生活的你们,是否还能记起电影中、现实里那些被沉重生活消磨掉每一分笑容的他们。

不过对比两个画面能看出,第二次拍的画面中,远处的拉条子更加清晰,而第一个画面里远处的勺子比较模糊。

紧接着又有自称傻子的家人陆续出现,说拉条子把傻子卖了。

就因为利用善心人同情心理的恶行多如牛毛,现今的中国人才会如此笃信「善人是勺子」这样一个本末倒置的价值观。

拉条子原先气愤的想驱走它,但后来看到天气极为寒冷,怕勺子冷死,一时动了善心,跟老婆商量后决定将拉条子带回家放在羊圈裡头过夜。

有用22没用1这篇影评有剧透,《一个勺子》是中国大腕演员陈建斌转任导演的第一部作品,改编自河北作家胡学文的小说作品《奔跑的月光》,在51届金马奖获最佳剧情片提名之外,陈建斌还一口气荣获了最佳新导演和最佳改编剧本奖。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